随着一股金色瀑布倾泻而下,象征着聚集与力量的流沙渐渐注满了一整块黑色展板,几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渐渐浮现——G5 国际投资人联盟(G5 Global Investors Alliance)。在现场无数台相机闪光灯的映射下,众多参与成立仪式的嘉宾脸上的笑颜和坚定的神情伴着金色显眼的大块招牌更加醒目,无不预示着这一组织令人翘首的远大前景和光明未来。

5 月 25 日下午,外面的阴云笼罩不住云溪小镇一楼会场内热火朝天的氛围,作为 2050 的重要分会场之一——源于浙江建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的 G5 Capital 受邀参与 2050 策划,发出了一场召集全球最优秀的年轻投资人和创新者的团聚邀请,并重磅启动一项名为全球投资人联盟的组织结构。投资圈内各位大佬以及来自 G5 背后母公司浙江建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李丽、G5 创投总经理杨青共聚一堂,共商该组织联盟将如何高效开展协同工作以及在跨境投资中的作用与机遇。

现场 G5 大联盟在众多明星创投机构的连线祝福和见证下,宣布了正式的组建。随着一批国内外一线创始会员加入,旨在建立一个发现新物种的平台和打造培养未来独角兽的牧场孕育而生。未来该国际投资人联盟的建设会整合国内外优秀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资源,共同发现和投资优秀的初创团队,助力下一个独角兽的国际化成长。

G5 创投总经理杨青在论坛现场讲述了母公司创立该联盟的初心。原来早在 2013 年,建工董事长就在与硅谷一线的创投机构和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认识到——科技投资是一个颇具使命感的事情,而科技与地产的结合,更是一件值得发挥建工地产优势并持续做下去的事情。杨青也在现场分享了自己之前在新加坡帮助团队出海的过程中,发现即使有资本助推与好的创业想法,但收不到第一份海外本土的订单,结果还是难以为继的局面!

所以无论是从助力母公司在垂直科技地产领域的转型,还是从更多的海外科技项目看到中国消费市场的机会这样的跨境投资角度来说,都是属于一个市场的趋势,因此该组织的发起与聚集都是很顺其自然发生的。

来自国科嘉和的陈洪武透露了加入 G5 的前因:建立产业联盟的一个重要动机就是,我们的基金本身对于跨境形式的科技投资是非常感兴趣的,并且已经有该方面的布局和案例。那么如果有好的合作伙伴一起可以共建产业生态,当然要作为我们追求的目标。

G5 创投总经理杨青强调了要将该机构打造成为全球商业生态的容器,给予更多投构更好服务和支持创业者走出去引进来的机会——

所谓 “引进来” 指的是,G5 能够依托建工集团的背景承载的硬件基础比如建工对于高端欧美建筑风格的商业综合体开发及运营经验,提供智慧建筑加速器深度对接上下游市场资源和让海归人才熟悉的生活环境;G5 自有基金支持,包括本次成立的全球投资人联盟汇聚更多商业资本的支持;以及集团背景与 PNP 的大企业合作资源等。

而关于 “走出去”,G5 可以通过国际投资人俱乐部这个纽带,和大家共享跨境科技生态资源,合作共赢。G5 将在全球五国(澳洲、美国、加拿大、英国、中国)设立跨境双向孵化加速通道,并提供投资基金、办公空间、创投服务、社群活动等内容,为双向跨境投资在落地国对接当地创投资源提供了非常好的支持。拿澳洲举例,G5 从去年 8 月正式落地澳洲,到今年一月起正式入驻悉尼当地最大的创投中心 Startup Hub;通过每月举办的科技创投论坛,与当地的一线基金、孵化器、大学等成为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这个通道的打开,也为中国的创业项目出海,提供了可落地的本地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 G5 澳洲成为浙江省七家海外创新中心之一。一个个来自中国的项目正通过这种软着陆的方式,在澳洲获得成功推广的市场经验之后,打开进一步走向海外的大门。

谈到该联盟坐落杭州这座国际花园城市所具备的优势时,杨青坦言杭州目前的国际化进展和人才引入的政策环境支持都是领先的。 阿里在全球范围已经是城市名片,很多海外的 startups 提到杭州,都知道 Jack Ma。这也提升了同处一方的 G5 在海外创业者心目中的信任度。网易、海康威视、吉利汽车等本土知名企业也为更多海外创业项目进入杭州提供了充足的市场合作机会。此外,G5 从 2015 年首先合资引入了美国知名的孵化器 Plug and Play,覆盖了 13 个赛道,为超过 200 家 500 强企业会员提供科技前沿项目对接。这些都是 G5 国际创投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场的各位投资圈大咖,还对现阶段跨境通跨境投资所面临的市场局面展开了一场大讨论:主持人首先抛出了关于许多深圳工厂都在用 Copy to China 模式抢占本土市场让海外团队对于中国市场生出望而生畏的观望和踌躇。赛富投资合伙人任栋先生对此发表了同样的观点:海外团队出于对中国 IP 保护的不信任不了解 ,往往很难在中国市场有所作为。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是从中国市场出发理解国外的文化,用实战经验教育他们应该做些什么适应本地化市场。Larry Liu,来自加拿大 GCI 创新基金合伙人则表示如果要打进国内市场,缺少一位中国合伙人和战略合作伙伴很可能最后功亏一篑。

而这些恰恰也是国际投资人联盟成立后所能发挥的作用之一…

“我们机构是中科院的高学术背景,所以当然更希望看到有一些技术门槛比较高的项目能够涌现,我们帮助他们去做中国市场的落地,比如说减少试错的成本还有房租的价格等。” 在谈到对于联盟的导师们能够给到创业人带去什么样的价值时,陈洪武这样说。

来自加拿大 GCI 创新基金的合伙人 Larry 有着更务实的看法,“由于我们基金入驻了 EFC 欧美金融城 (一座同样由 G5 母公司浙江建工地产集团打造的 100 万平方商业综合体,定位于未来独角兽栖息地,打造国际创投生态),早在之前就开始一起在做公司竞调,3 月份投资了一家加拿大的口罩公司,因为在沟通中发现和 G5 投资的另一家团队有相关性,在过程中省略了很多背景调查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所以这也是我觉得这个联盟成立之后可能会在资源上互补,降低投资人圈子和圈子间的信息不对称上面有所建树。比如说澳洲当地的项目你找不到哪一个才是最接近的市场对标,和当地一些机构合作就比较简洁高效。”

谈到对国际投资人联盟未来的期待,各位创投圈大佬也有话要说。国科嘉和的陈洪武就表示:生态联盟可能大家都在做,我是希望有一个更加紧密的联盟诞生,人也不要太多从一个小圈子做起来,有共同话题之外建立一个共同受益的机制让大家尝到些甜头,这样做会更有利于联盟长期发展,如果太着急效果反而不好。”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李德春对能否将区块链技术加入联盟日后的运作中提出了建设性意见,他说道:“我个人算是区块链的主导者,区块链技术具备的分布式和不可篡改性质能让联盟成员之间的信任关系更加牢固,打通线下活动及线上资源的关系更高效。”

杨青也向我们透露了 G5 官方下一步动作和计划:先期将通过定期的跨境科技路演及系列活动比如 48 小时区块链技术黑客马拉松、澳洲科技创业比赛、MIT 校友科技创业赛、全球 Top 50 区块链大赛及下半年 G5xPNP 共同举办的智慧建筑加速器等等…共享部分国内外科技项目通道资源,形成良好的项目合投机制,吸引更多优秀投资人加入联盟;未来 G5 母公司也会从联盟中选择一些比较优质的伙伴进行更深度合作包括 LP 的机会等。

不远的未来,杭州这座创新之都将再添由浙江建工地产集团打造的的新作——在 500 强企业的栖息地 EAC 基础上又多了一个超百万方的综合体 EFC ,这个由苹果总部的海外设计公司主持打造,为海归人士提供 24 小时的生活工作娱乐社区, 实现商务、休闲、生活的无缝对接。未来不仅将融合艺术、人文、潮流、自然等时尚元素, 还将融入新商业、 新金融、新零售理念,为众多海归及精英人士提供体验、休闲、消费等;而另一边,G5 的跨境投资理念和强强联盟也将在全球投资圈内唤起涟漪,引发一场资本新热潮。

一份报告数据表明:到 2020 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跨境投资者,全球离岸资产将增至现有水平的 3 倍增至近 20 万亿美元。由此可见,这一生态布局必定大有可为!科技金融城等顶级配套建筑群为 G5 去打造跨境创投生态,积淀了非常优质的硬件基础。